欢迎您访问大眼睛官方网站! 老用户 [请登录] 新用户 [请注册]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我的账户

欢迎您回来!
登陆后可以进行下面操作
查看购物车>>
查看历史订单>>
个人资料>>
购买指南>>

 首页 > 公司新闻 > 公司新闻

录音实践篇系列之一——OVERHEAD麦克风录鼓技巧对比

发布日期:2011-12-23    点击次数:4322    文字大小:

近日,recordinghacks.com网站的创始人马特先生(matthew mcglynn)发来一篇他自己在录音过程中的一些实践体会,希望与广大录音爱好者一起分享、探讨。我们把它翻译成中文,具体的样音读者可以直接登录该网站http://recordinghacks.com/2010/04/03/drum-overhead-microphone-technique-comparison/
 
原文翻译如下:
 
如果你有两支麦克风和两个小时的时间,你可以想到几种录鼓的方式呢?
 
我能想到好几种不同的方式,不过我想把他们一一实践一下,然后我就可以知道哪一种用在我的录音环境下最合适。这就像你要清楚了解你的柜子里的麦克风的特性一样,每一种不同的立体声录音的麦克风的摆放技巧都是一个工具,而每一种工具都只有在你清楚了解如何使用它的时候才能让他发挥最大的作用。
 
我列出了七种录鼓的立体声录音技巧,然后分别用这七种不同的技巧录下我在同一个房间里用同一组鼓打出的同一组曲子,通过同一付监听耳机返听,以下就是其中五种方式(Spaced Pair (omni and cardioid), Coincident Pair (omni and cardioid), ORTF, Mid-Side and “Recorderman.”)的详细的对比结果。
 
我用来作所有这些工作的话筒是一对SE的4400a。4400a是一款外观十分小巧,却有着多种用途的大振膜、多模式的FET电容话筒。
 
以下所提供的声音样本都是320kbps的立体声MP3文件。我建议用耳机来对比收听,因为当你可以很好的控制你的监听环境的时候,才可以更容易分辨出各个样本之间的差别。
 
听的时候请保持良好的心态。
 
以下所有的录音技巧都是合理的立体声录音技巧(嗯,可能除了XY-omni之外)。如果之中你发现了你最喜欢的,别忘了,对于每一次的录音来说,合适的录音技巧取决于所用的鼓、房间因素、表演者、歌曲等等,这一点从未改变。
 
然而,这次测试提示了每一个OH录音技巧的特质——比如说立体声音场的宽度,每一件设备之间的和谐度,混音中房间音的程度,相位受影响的程度等等——这些都会影响到每一次录音的效果。
 
XY (Coincident Pair)
 
Cardioid:

Omni:

XY 组合是最常见的一种录音技巧。在我的测试中,两支话筒成90度角,离军鼓的中心55’’,离地面80’’。我用心型指向和全指向模式分别进行了录音。
 
这两次录音的结果表现的立体感都不强,仔细听结尾处的 TOM 鼓,有一些不易察觉的侧向的动作。
 
声音后来转为了单声道,这我之前就预料到的,因为两支话筒的音头是很近的靠在一起的。仔细听单声道就可以发现,在立体声的部分,还是有一些空间感的——不太明显,不过,是有的。如果你不喜欢听到TOM鼓那种从一角到另一角的声音,或者你录的歌里,鼓声只作为背景衬托,那用XY式是一个靠得住的选择。
 
对我来说,这两轨声音都有太多的低频的嗡嗡声,所以两个我都不太喜欢。
 
用全指向模式录的那个,我觉得房间音太重。如果在一个比较安静或者经过很好的声处理环境下,用OVERHEAD全指向模式录鼓是一个更可行的选择。举例来说,如果你去听我以前做过的一个OVERHEAD录鼓对比,里面的用全指向模式的那一轨的声音有更多的深度,低频没有太多的嗡嗡声,高频也很干净。
 
还要注意的一点,XY摆放的高度不同也会影响到录制的结果。我觉得如果我把高度降到60’’(而不是80’’),可能我会更喜欢录下来的声音。那样的话,可以减少房间音的程度,有更多的立体声的效果。
 
Spaced Pair
 
Cardioid:

Omni:

这种分开摆放一对麦克风是另一种常见的OVERHEAD录鼓的录音技巧,有很多种不同的具体的方式来实现。
 
可能和其他一些测试方法相比,这种方式需要更多的注意避开相位的问题。比如说,假定军鼓在400Hz的地方会产生共振。400Hz处声音的波长是33英寸。如果一对摆放位置不太好的麦克风的其中一支离军鼓比另一支近了16.5英寸,那么军鼓的声音到达两支话筒时是反相的,那么在单声道的时候,这个400Hz的音就听不到了。
 
虽然说军鼓在很多的频率下都会产生共振,不过相位的问题还是会使得军鼓的声音听起来很薄。
 
一个避免这个问题出现的简单的方法是,把两支话筒放在离军鼓的中心位置相同距离的地方。这样做带来的一个好处是可以让军鼓的声音位于立体声的正中,这可能也正是你想要的结果。
 
不过这样一事,可能又会带来大鼓和TOM鼓的相位的问题,所以当你用OH话筒摆放录音之前必须要反复测试。
 
有一个3:1的规则,建议摆放麦克风的时候,它们之间的距离要是它们高于整组鼓的距离的三倍。不过在实践中,我发现录音师们更关心它们与军鼓之间的距离,而不是它们之间的距离。让你的耳朵来决定吧(或者再加上一个卷尺)。
 
那么麦克风的音头是应该指向下,向内,向外还是直接对着军鼓呢?这就在看你自己的喜好了。任何在轴上的鼓或镲——意思是在麦克风的正面——的声音都会更清楚、更大声。在你最后的缩混中用耳朵对OH的位置进行调整。
 
在我的这次测试中,麦克风离地面69’’,离军鼓的中心52’’,它们相距58’’,音头垂直向下。我分别用心形指向和全指向模式进行了录音。
 
心形指向模式下录得的结果的立体声感觉更宽,hi-hat位于左边。TOM鼓有一些运动,不过感觉上是从中心向右边移动。
 
我比较喜欢心形指向模式的结果,录得的鼓很丰满,也没有丢失房间音。我能听出空间感,不过我也能听到鼓。是一个很好的平衡。
 
在全指向模式下,录得的结果有更多的房间音,不过不如XY式下的多。有这样的结果可有是因为在XY式下,麦克风基本上是指过了整组鼓的。不过虽然全指向模式下的结果也并不让我太讨厌,我想大多数情况下我会选择心形模式,然后靠房间麦克风录得房间音。
 
 
 
 
ORTF
 
ORTF是一种很有意思的技巧。它有着特别具体的摆放要求:音头之间相距17cm,成110度夹角。我实际测试的时候没有完全遵照这个要求,一来因为匆忙,二来是因为我选择了世界上最差的立体声话筒架。其实4400a的套装里有一个远比我选用的那个好很多的立体声话筒架,真希望我当时用了它,可是,很遗憾。
 
我的ORTF离地面77’’,位于军鼓上方53’’,军鼓与两支话筒的距离相等。
 
录音的结果让我听了很多遍。鼓的声音很大,但没有过多的嗡嗡声。镲的声音很清晰,却不过分刺耳。
 
立体声效果听起来没有用Spaced Pair录下来的宽,不过ORTF的声音听起来更真实。下面有一个两者的对比。
 
当我听ORTF的分轨的时候,没有发现音量上有特别大的改变,这说明没有明显的相位的问题。
 
我觉得如果把麦克风放低一些的话,我会更喜欢录出来的效果。
 
 
 
 
Mid-Side
以下两段录音录的是同一段演奏,唯一的不同是后期缩混的增益。
 
Mid-Side这种立体声录音技巧对于单声道的兼容性特别强。它使用一种“中间”的心形指向麦克风指声源,再用一个“旁边”的8字形麦克风的0收音位指向那个声源。于是,立体声的“左”声道就是中间加旁边,“右”声道就是中间减旁边……或多或少。
 
用这种“Mid-Side”的方式的一种好处是,可以通过调整这两支话筒所收信号的增益可以改变立体声声像的宽度。“旁边”声道的的声音越大,立体声的声像也就越宽。这也就是说,旁边的声道可以完全补充那些离轴的声音,根据所用的乐器和房间的环境,这可能可以让声音听起来更好。
 
我这一次的麦克风摆放的位置是离地面71’’, “中间”的话筒离军鼓的中心52’’,我录音了两段样音,它们之间的“宽”与“窄”的分别是在旁边的声道上大概有8分贝的增益值。(在“宽”的那个混音里面,中间的声道比旁边的声道高9分贝,“窄“的那个则有17分贝的差别。)
 
“窄”的那个的声音听起来和XY录的听起来非常像。由于XY摆放的高度的不一样,XY的样音里面有更多的房间音。不过声像的宽度来看,这两者很接近。
 
转换成单声道之后听起来几乎和在立体声里听起来差不多。在这个混音里面有很多旁边声道的声音。
 
“宽”的那个的声音带有更多的空间感,不过变化不易察觉。在我听来并不是真正的立体声的分开,而更象是空间好象在增大,鼓的尺寸也好象在增大。不过我听不到high-hats或者floor tom变得离开了混音。
 
两者对于单声道的兼容性都非常棒,和预期的一样。
 
不过我并不喜欢这声音。部分原因是因为种种原因“旁边”声道的声音听起来象是一个房间麦的声音,不象是一个OH;我宁愿我的立体声声像并不需要牺牲乐器的声音来获得。不过就如同上述的全指向的样音一样,Mid-side在一个经过声处理的环境中效果会更好。
 
 
Recorderman
 
 
这个“Recorderman”录音技巧是一种距离较近的OH技巧,它试图将两支麦克风摆放在和军鼓和大鼓都距离相同的位置。其中一支麦克风位于军鼓的上方32’’,垂直向下,另一支则位于鼓手右边肩膀的位置,指向军鼓。
 
我将两个音轨的相位尽量分于左右两端,这样一来使得立体声声像的空间感最大,不过付出的代价是中间显得空洞。仔细听结尾处的TOM FILL,它有一点从左往右的跳跃。不过当然这在后期的缩混中是可以加以调整的。
 
这一段样音听起来和之前所有的样音都不一样。它听起来有力度,干净,非常干。在其中样音中存在的那些房间音在这个样音里是没有的,因为这一次话筒离鼓的距离和其他的几种技巧相比几乎只有他们的一半(反平方比定律)。
 
听这一个样音的时候我觉得我身处于整组鼓之中。我喜欢这个声音的现场感。kick drum的声音听起来比其他几个样音里的更紧一些。
 
不过,是不是有一点太干了?
 
我从心形指向模式的样音中剪了四小节出来,然后把他们放进同一个文件里,立体声的声场的顺序是从最窄到最宽(当然是根据我的主观的判断)。它们的顺序如下:
 
  1. XY
  2. Mid-side
  3. Recorderman
  4. ORTF
  5. Spaced Pair
音质上的差别实在叫人大开眼界。对比听一下前两部分里的镲,XY的那个比MS的那个的镲有更多的余音。然后再注意听第三部分里的镲的声音的怎么消失的(Recorderman)——一个更干的,更加鼓中心的OH布局。
 
ORTF起来和Recorderman很接近,不过立体声声像更宽一些,而在spaced pair里则更宽,不过带入了一些音质上的改变,我并不很喜欢。
 
接下来的这一个对比体现了XY和spaced pair这两种录音结果中立体声场的差别,两者都使用的是麦克风的心形模式。这一个剪接中包括了一小节的XY的样音,然后是spaced pair的,然后是重复。
 
我非常倾向于spaced pair的感觉。鼓和舞台上常见的其他的乐器不一样,它本身就是一个立体声乐器。(我个人很喜欢Neil Peart的tom fills从房间的一角到另一角的感觉。)
 
下一个对比反映了ORTF和Spaced Pair的立体声场的差别。这一次我从每个样音里剪出来的是2小节的长度:一个两小节的ORTF,然后是Spaced Pair,然后是ORTF,然后又是Spaced Pair。
 
正如我上面所说的,ORTF的声音给我的印象深刻。它没有Spaced Pair那么宽,不过听起来更真实。尽管我单独听Spaced Pair的样音的时候很喜欢它,可是一旦和ORTF对比来听,它显得不那么自然。
 
 
个人偏好
 
Recorderman这一技巧是我多年来的首选方式,我对它很熟悉,是一个可以让我远离那种过多的房间音的OH录音的选择。我非常喜欢它的声音,而且用这个方式录音的时候麦克风离乐器很近,却不会碍手碍脚这一点我也很喜欢。
 
不过ORTF录下来的声音听起来也非常好,搭起来很比较容易。两个麦克风可以放在同一个话筒架上,可以轻松地移动来找到一个最好的位置和角度来录音。我以后肯定会更多地尝试用这个方式来录音。
 
Glyn Johns怎么样?
 
我所列举的这些技巧当中,很明显没有提到“Glyn Johns”这一方式。我没有提到它是因为这并不是一个立体声的OH录音技巧——它要用到四支话筒来录鼓。
 
当然我所提到任何一种技巧都可以增加一些靠近kick或军鼓或TOM鼓摆放的麦克风,或在周围增加麦克风。不过所有经我测试的技巧所得的结果都是可用的。我不太确定如果用一半的Glyn Johns能不能得到这样的结果。
 
我也没有尝试用Jecklin disk。我还从来没有见过有人用这样的方式来录过鼓,不过听起来如果试一试也会很有趣,可能在我一下次的对比测试我会试试。
 
 
结论
 
通过对比我的收获是:
l        一对心形指向的麦克风可以用来录多种风格各异的OH声音。
l        如果麦克风的摆放位置对于整套鼓来说都偏离轴线,那么录得的OH声音可以更多的是房间的声音。
l        麦克风离鼓的距离越近,你能听到的房间的声音越少。(你需要的话放的增益也越少。)
l        可以通过把军鼓和KICK放在麦克风的中间来避免相位的问题。
l        XY和mid-side这两种方式录得的立体声声像最窄,ORTF和spaced pair录得的最宽。
l        可以用Recorderman来减少镲的音量和房间的音量。
 
这里,重点是“试和听”,当然,你早就知道了。
 
我很想听听你的感受,你的首选OH技巧是取决于房间,还是鼓的尺寸,还是音乐的风格呢?你有没有一些体会是这里并没有提到的?如果鼓手不停地打击镲,是不是只要把它移到他够不到的地方就行了?欢迎你的意见。
Copyright 2009-2012 爱声乐尔电子科技南京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200072号